首页 > 作品选登 > 征文作品> 《难忘你,朱老师》——北京化工大学征文作品选登

《难忘你,朱老师》——北京化工大学征文作品选登

难忘你,朱老师

作者:纪非凡

学校:北京化工大学

在家整理东西时,无意中翻到一本文言文翻译本。翻开几页,一行行红色的批注,赫然映入眼帘,恍惚中,我又看到那微微颤抖、蹒跚离去的背影……

难忘你,朱老师。

朱老师是我高中时的第一位语文老师。微胖的身材,圆圆的脸蛋,鼻上架着一副圆框眼镜,显得斯斯文文的;脸上常常挂着和蔼的微笑。

他说话时,常常带点口音,一旦激动时,就更严重了,这时他的话反倒听着十分诙谐。我仍清楚地记得他在语文课上朗读的那篇文言文《口技》的片段:“……当是时,妇手拍儿声,口中呜声,儿含乳啼声,大儿初醒声,床声,夫叱大儿声,溺瓶中声,溺桶中声,一齐凑发,众妙毕备。满座宾客无不伸颈,侧目,微笑,默叹,以为妙绝也……”他微胖的身躯在讲台上微微颤动,他那没有拿着书本的右手在空中转圈,划动着一道道无形的弧线;他微眯着眼睛,嘴角的弧度越发地上扬,脸上透着无限的温柔和深情;他那混杂的口音,反倒让书本上的每一个画面栩栩如生,透着生机与灵趣……我为,他朗读的每一篇古文,当属这世界上最绝妙的东西了。

朱老师,你那激情澎湃的朗读,让我难忘

当然,也是因为朱老师的缘故,我对高中的文言文学习也是格外感兴趣。记得那时候我们有一项每天翻译一篇文言文的作业,我们先将古文翻译一遍,然后再针对翻译时出现的问题进行提问。我一贯是个爱刨根究底的人,一篇古文中,往往稍有一点疑惑不肯定的地方,就会提出来,当然这其中也包含一些基础到不该问的问题了。然而,尽管如此,朱老师却总是不厌其烦地对我的每一个古怪问题进行解答,并且从来没有忽略我的任何一个问题。他甚至鼓励班级里的同学们向我学习,多提问题,不懂就问。想着那个在灯光下伏案认真批注的身影,我对老师平添了几分的敬意与信任……

而现在,我手中的文言文翻译本上留下的,正是朱老师那一行行娟秀而醒目的红色字迹。

朱老师,你那娟秀而醒目的红色批注,让我难忘!

当然,可能有时候老师的批注解释还是有点晦涩难懂吧,一下课,朱老师刚走出教室门,我就会一个箭步冲出去,拦住朱老师,继续翻译本上的问题探讨;一节课下来,还顾不上喝上一口水呢,朱老师便很投入地我进行耐心的讲解,而这一讲往往就是整整一个课间。要知道当时的朱老师还兼职教导主任,因此手头的事务很是不少,一天下来也是要四处走动忙活的,其实一天里的休息时间,是真的不多。朱老师虽然还算年轻,我却能分明看到他那微白的鬓角……上课的预备铃响了,我的问题探讨便只好告一段落了。朱老师轻轻地拍了拍我的肩膀,转身离去。望着他蹒跚而去的背影,我的心里留下的只有温暖与感动。

朱老师,你那蹒跚离去的背影,让我难忘!

然而可惜的是,因为身体原因,朱老师没能和我们共同前进,他也辞去了教导处的工作,留在了高一。于是乎,我和朱老师,就这样断开了联系,尽管我们有时在学校里还能碰上一面,我却再也听不到朱老师那声情并茂的语文课了……但朱老师曾经的每一句话语,每一声鼓励,每一个身影,每一行鲜红的批注,都深深地印刻在我的脑海中,挥之不去。

难忘你,朱老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