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作品选登 > 征文作品> 《平原上的育“树”人》——新疆师范大学征文作品选登

《平原上的育“树”人》——新疆师范大学征文作品选登

平原上的育“树”人

作者:李佳佳

学校:新疆师范大学

我是从中原的小村子里走出来的大学生,一路走来也算是棵“树”了。而这路上为我剪过枝、浇过水的园丁不计其数,但记忆犹新的便是那一位了。

是我小学时的语文老师,她叫王兰香。贫穷的小村子里,师资是严重缺乏的。她用一辆破旧的自行车让全村的32学生都顺利读到了小学毕业。

“同学们无论是怎样的情况,老师都要把你们送出去,只有读书能让你们摆脱贫穷年少不知其义,恰逢那些年我还体弱多病,虽不排斥读书这件事,但父母亦是想让我在家里的又是一次生病,恰逢农忙时节,父母都在田地里忙着收小麦。老师载我先去了村卫生所,检查后并无大碍。

走在回去的路上已经记不得自己还是个病号了,但到今天仍记忆犹新的是路边熟透了的麦穗勾着头好似在互相耳语着些什么,还有说有笑发出“沙沙沙沙”的声响,微风送来的燥热中含着一丝丝甜味只因临行前老师给了一支冰棒。一路上不断有人跟王老师问好,她含着笑像极了平日里与他们一同下地的农妇,只是我想她比他们要多一份优雅,多一份读书人的气息。

十分钟的路程那么短又那么长长到蔓延到了我的一生今天的我还是会怀念老师的自行车后座、路边沙沙作响的麦穗以及那根尽管已被吃完还舍不得扔的冰棍。

老师将我送到田里之后,父母满是歉意道谢当晚他们就决定让我留在家里不再去学校了。那时的我还是极度渴望去学校里的,学习对我并无难处可言,我所留恋的是与同学老师一起玩耍的日子——是那样的自由。第二天王老师便坐不住了,亲自走进田地一边帮我们割着麦子,一边和我父母你一句我一句聊着。那时的我蹲在地头等着决定我“自由”与否的那句话,也还记得泥土上的蚂蚁们不厌其烦一遍又一遍搬运着一节麦秆,蚂蚁爬到手上痒痒的。天色渐暗,也正当我准备将蚂蚁捏死时,老师走了过来说:已经跟你父母说好了,明天继续来上学哈。说着老师便已骑上车留下一阵尘土。我把蚂蚁放到了地上,心中有说不出的兴奋。然后跟父母说我先回家准备晚饭了。走回家的路上吹来的风是清爽的,丝毫没有夏日里的燥热。蝉鸣依旧,而我上学的事也依然照旧。

再后来,父母再未说过让我留在家里或者不上学的话。初中高中都是无比支持的。

我的两位邻家小伙伴的家老师也是去过的,一个是因为单亲家庭贫穷难以父亲不让上学一个是父母认为上学没孩子出去务工。她们后来都读下去了,至今我也不清楚老师是施什么魔法给我的父母。

最近一次拜访老师是高三那即将高考的寒假。我们三个都已经比老师高出很多了,她的脸上已经爬满了皱纹,头发也已是银丝过半,但眼神中却是藏不住的喜悦,在听到我们三个中两个都在县高中就读,那银丝好似都动起来了。我不知道她竟是这么容易满足的一个人,我要做些什么才能报答眼前的这个老人呢?透过她的笑我似乎有了更为准确的答案……为时不长的聊天中,老师分析了我们各自的优点缺点,还给了我们未来择业的建议。令人意外的是,口口声声说着自己健忘的她对十年前的我们却还有着如此清晰的记忆而那些年我们也没有照片,她却能一进门就认出我们三个。

我不知道“岁月”到底是个好人还是坏人,她一面让我们长成老师希望的样子,一面又夺走了老师的青春,可那些年的记忆她却从未夺走。总归,“岁月”不会令我憎恨的,甚至会感谢“岁月”留下的美好回忆,也还要乘着“岁月”之车,成为让老师骄傲的人以报答老师用青春种下的树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