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梧桐一落计深远》——新疆师范大学作品选登

2020-06-15 感谢恩师 你我同行

梧桐一落计深远

作者:杨芯硕

所在学校:新疆师范大学

 

偶然一次,翻到了父母年轻时候的照片,惊讶于父母亲年轻时的外貌,也勾起了我许久未曾翻阅的记忆。

从前的我十分顽皮,捉鸟、爬树、掏鸟蛋,下河、抓虾、逮螃蟹,像个混世魔王一样,时常叫着一群小伙伴在山野遍地跑,小坏事做了一箩筐,被母亲教训过后内疚一阵继续淘气。一次去景区游玩,到瀑布下的水塘时,潭水清澈见底,隐隐约约过渡到中心呈绿翡翠的颜色。我因着平时的性子,又觉着是酷暑便想洗把脸精神精神,于是趁大伙不注意溜到水塘边,打算捧点水洗洗。谁知脚下一滑,噗通一声,囫囵个儿跌入水中。水潭表面看起来平静和缓,但落水后我发觉暗流涌动、水流湍急。我的头脑一片空白,顿时在水中僵住了,一瞬间我以为自己可能就这样被水冲走了。透过水的折射,阳光变的很刺眼,突然一道阴影在我上方,随即父亲就像拎小鸡仔一样把我从水里捞了出来上。一件充满烟草味的宽大短袖从头到脚盖住了瑟瑟发抖的我,那是父亲的衣服。

我被周围人的尖叫声叫回了魂,隐隐约约听到什么流了很多血。我感觉自己周围的世界都蒙上了一层薄膜,声音像是从很远的地方传来的。我心中止不住地后怕,莫名闻到一股血腥味,抬手摸了摸耳朵,看了看手,发现满手都是血。我恍恍惚惚意识到什么,下意识地看向父亲,父亲一只手紧紧握住手机在打电话,语速很快,另一只手在止不住地发抖,随即用力握了几下,颤抖地塞进口袋。眉头紧紧蹙起,急躁难耐。

看着父亲宽厚坚实的后背,我放下心来。不一会儿,父亲挂了电话,走到我旁边,摸着我湿漉漉的头,用我熟悉的烟嗓说道:“囡囡,没事没事,别害怕,爸爸在这里,等会去医院看看。”看着父亲惊魂未定的模样,我的心里头仿佛积了几块铅石,压得我喘不过气来。幽静的水潭里有几片飘落的梧桐叶,连动着泛起丝丝涟漪。

那一刻,我突然间觉得生命原来是那么的脆弱。伤好后,父亲语重心长的告诫我:“爸妈不可能时时刻刻都在你身边,以后的日子还长,万事要思虑周全。”我的父母是以何种担忧的心情照顾着这般调皮的我长大,这该是多么不易。


再后来,我要读大学了,父亲一路把我送我去学校,两人沉默着辗转二千多公里、横跨大半个中国到了新疆。买好生活必需品后,我落在父亲身后,看着父亲满手提着东西,慢慢行走的背影,心里头怪不是滋味,眼眶热热的,像是有东西要滚落出来,脑海里浮现出父亲的手拎着年幼但活蹦乱跳的我在开心地逛街。我长大了,父亲也老了。

同父亲在学校旁边的拉面馆吃了两碗过油肉拌面,面很筋道,菜也入味,可是我吃在嘴里感觉苦苦的。在学校安顿好后,要送父亲走了。临行前父亲拍了拍我的肩膀,声音是常年浸润了烟草的些许沙哑,缓缓说道:“囡囡,我不说你要好好学习这类的话,学成什么样是你的本事,我作为父亲想要告诉你一句话,你要记住,你现在一人在外,凡事都要靠自己,有什么事情自己解决。家里一切都有我看着,你得走好你自己的路,谁都不能代你。”话音一落,父亲非常干脆利落的拎着行李大跨步的走向车次,没有回头,只是挥了挥手示意再见。

霎那间我明白了什么,心里那股苦涩的滋味被一股前所未有的劲头儿冲散,我朝父亲的背影大喊着老爸再见,一路顺风,言语中带着喜悦和对新生活的向往。我想,认真过好自己的生活,把自己照顾好,这也是我为数不多能尽力报答父母的事情吧。

回到宿舍后,打开父亲留给我的包,里面有用牛皮纸包好的桐子糍粑,是用家中院子里的桐叶做的,是家的味道,也是父母沉甸甸的期许。


父母之年,不可不知也。一则以喜,一则以惧。我的父母以言传身教的方式告诉了我独立自强对于一个人成长塑造的重要性。去成为自己想成为的人,努力去奋斗,这是一份自己可以寄予自己的安全感和强大的内生动力,也是我的父母给予我这一生最宝贵的财富。这使得我能在今后人生道路上走得更稳,走得更宽,走得更有底气。

梧桐一落而天下知秋,于秋时别离,满载不舍,却也蕴育新生。

父母恩,一计深远,两代人生。

关注公众号 参与感谢恩师公益活动
感谢恩师 你我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