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翡色,惊艳华年》——齐鲁师范学院作品选登

2020-05-09 感谢恩师 你我同行

有一翡色,惊艳华年

作者:吴羽希

所在学校:齐鲁师范学院

 

那红绳摇曳,坠于腕上,随着那一撇一捺一竖一点、手腕儿的起伏、字成于纸上,翩然起舞,红衣缠绵,勾着腕下试卷的魂儿。忽一翡色珠子虚掩微露,似云中月,月挂星,蓦地夺光,堪堪吸引了所有的视线。小姑娘抬头,视线从试题转到翡色珠子上,珠子安安静静地倚在红绳上,小姑娘笑了。

继而歪头看向旁边的同桌,他们同桌了三年,整个高中时期。“怎得?又是哪道题不会了?”男孩察觉到她的目光,笑问间,活动活动手腕,同样一抹翡色系在腕上,挑弄着胳膊上的青筋。嘿!一样的珠子!

小姑娘撇嘴,把垂落的发丝挽到耳后,红绳也带着珠子掠过发间,其实头发也没什么遮视线的,班上的女生都是齐耳短发,男生个个顶着个寸头,这是学校的规定。仗着自己数学好了不起!小姑娘心想,谁说看他一眼就代表自己有题不会了?

男孩笑了,捏着自己手腕上的珠子道:“喂,你说,这珠子真的管用吗?”

前排的同学闻言偷偷回头,小声地搭话:“我还是第一次见老孙这么迷信。”

男孩的椅子翘起,后背靠在身后的桌子上,露出一口大白牙:“可不是吗?老孙一直男竟然自掏腰包给我们全班买了这个!”

这翡色珠子,正规点应该叫转运珠,红豆大小,不张扬不炫耀,高三一班五十六人人手一颗,成了一班的“传家宝”。对了,正如我同桌所言,老孙自掏腰包买的,据民间传言,老孙买的时候一本正经面无表情地跟人砍价,最终商家咬牙降了一块钱,一根六块钱。还据说老孙对六块一根万分满意,毕竟,六六大顺、好运连连嘛!

想象着老孙还价的场景,我抑制不住地轻笑出声,刚一出声便下意识地往后门瞄了一眼,接着,迅速转头,像受惊的兔子,抓起笔慌乱地在纸上画圈,顺道把晃着椅子、吊儿郎当、感叹人生的同桌拽了回来,整个过程不到一秒,算得上习以为常、训练有素了。刚刚从后门报纸缝里露出的那双森绿色的眼睛,不是老孙还能是谁?

高三的每天都特别的充实,墙上的倒计时趁人不注意飞一般地溜走,前一秒抬头还是距离高考150天,后一秒就变成了100天。高考倒计时100天,学校难免要搞个“百日誓师”,高三一班刚刚还在宣言,接着在演讲者声泪俱下的演说下,一个个冲上去抱着老孙哭了起来,哭着喊着:“老师谢谢你”“老师我舍不得你”。后来跟闺蜜在路上啃着面包遛弯时,她想起来那时的场景就乐,道:“你是没看见我们冲上去抱老孙时,老孙嫌弃的脸。”

老孙是第一次带文科班,当分班后他踏进班里的那一刻,看着四十五个女生深深震惊。从此被女孩子各种跑操请假、女孩子宿舍里的小矛盾深深困扰,他没有女儿,所以这也是他第一次感受到女生的强大。本着女生不能累着、男生也要学习、男生女生都是自己的学生的心,老孙当起了班里的“主妇”,无时无刻不见老孙在拖地擦桌子。

再一抬头,倒计时变成了三天。在过去的日子里,转运珠一直陪伴着一班每个人,男生虽然嘴上嫌弃得不行,可真让他摘下来,他又宝贝似的护着。

夏天是个极其恼人的季节,蝉鸣不断,又逢高考的迫近,班里少了以往的喧闹声,大家或迎窗站着、或不顾形象地席地而坐,寻找着各种能让自己静下心学习的姿势。感觉到眼睛的酸涩,我从书卷里抬起头,正好看到老孙提着两个大袋子呼哧呼哧地赶到教室,提着袋子放到讲台上,因为班级是五楼,爬上爬下着实累人。袋子打开满是各种水果儿,他缓了缓力气,顺了顺呼吸说:“临高考了,雪糕什么的怕闹肚子,都吃点水果消消暑。”班里一片哗然,兴奋的声音盖过了窗外恼人的蝉声,我吃着水果看到老孙被汗水打湿的后背,眼睛湿润。

高考那天,我清晰地记着,每当考卷下来我都要转转我的小珠子,好像一切好运都来了。

出了考场,第一个看到的人也是老孙,顶着烈阳站在那儿,额上沁出薄汗,眼里的光,像我手上那颗翡色的珠子,安静又惊艳……

关注公众号 参与感谢恩师公益活动
感谢恩师 你我同行